俚优

↑读作Re/阿优
-欢迎到来-
【安如尘沙】
微博:@俚优
刀剑乱舞杂食中
APH|钢炼|新选组
【亲友向·清水系】
日常随笔诗歌杂图出没
一只合格的荒原狼
一个幸福的享乐主义者

 

【法贞】欢乐颂

贞德纪念日,把两年前参法贞本的文放出。

“每一生,每一世,我都愿与你相遇,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

手癌出没。


————————————

欢乐颂


死亡比她想象的要更懒惰一些。

她有些困惑地看向自己的手。这双曾将线头轻巧地穿过针眼、曾几小时泡在肥皂水里与衣物摩擦的,与细嫩已无缘的手,如今捧起的是薄薄的一层血。猩红的液体从指缝间粘稠地堕下,落在她的裙上和她膝盖下的土地。

一时间,贞德没有反应过来。耳朵仍旧听不见除了轰鸣外的任何声音。她离那把枪未免太近了点。——甚至能看清开枪者的容貌。 那是张大学生的脸,约莫和她一个年纪,有着茅草般的金发和碧绿的眼睛。意识到她是女子,他...

  28 4

致罗莎的一朵玫瑰

CP:米英

-阿缪的米英本的G文

-谜一样的设定

-手癌出没对不起

-愿意读下去的话,非常感谢


----------------------------------


致罗莎的一朵玫瑰(A Rose for Rosa)


罗莎·柯克兰的葬礼是在周六下午举行的。

那是个可爱的初夏午后。金白的云朵间辉映着水红的霞雾,暖风习习,在林间奔跑。罗莎·柯克兰的棺材早就被封好——常识告诉我们,跳楼自杀的人的遗体着实和“美”没啥联系。

公平地讲,罗莎生前是个好看的人。 我还在中学时就认识她。那时候的她不像现在这样剪着男式短发,而是扎了两根高...

  47 14

【通贩】【法贞】Rétro-éclairage·逆光

这里是俚优~写了很想写的故事,还请大家多支持多指教了!

Stelle:

大家好呀,这里是stelle
给自己家的本砸打个广告
大家都很棒喔


castello dei destini:






O God that madest this beautiful earth, when will it be ready to receive Thy saints? How long, O Lord, how long?...




  13 2

【米加】一日长于百年

收录于APH米加历史向同人本《红罂粟》。

嗯……去年三月的稿子了?

无论是图还是文都挺嫩的,哈哈哈~

完售了很开心!感谢大家~自此放出全文。

二/战/诺/曼/底国设。

是未校对修订版本,所以会有手癌出没请见谅……


————————————————


一日长于百年

插图+文by俚优


你的面前是海。你听着它的心跳,望着漆黑的翻滚的海水。这是你多么熟悉的味道——几乎每个周末,你都会跑到你的故乡,那片“从海到海”的土地的边缘,站在海岸边望着那些浪花。海。海的颜色画在穹苍上,海的浪花泛在云朵上,海的心跳迎合着你的呼吸。

——千千万万沉入这大海的家人的呼吸。千千万万升上那...

  29 2

色粉摸鱼嗷呜~

  5 2

今年也是单身狗。不开森。

 

隧廊

存个脑洞……全员向的。

万一到时候写出来了呢【估计不会


-----

隧廊


秋天终究还是来了。

地球村的稻子黄了,北方的鸟儿歇息在常绿的枝柯,歪头看着这一大片金色的波浪。娜塔莉亚·阿洛夫斯卡娅记得几年前开辟这田的时候,她的蝴蝶结还没有被沙土掩埋。风梳理着她亚麻金的头发。年轻的他们。“迦南地”。他们用圣经里的奶与蜜之地命名了它。

可今日的她还是年轻的。她正值青春年华,皮肤光滑得像村头冬日毫无波澜的河面,长发紧紧地编成辫子盘在头上,散出一小缕在她饱满的、犹如古希腊雕像中女神的额头。她和其他人培养了地球村,而地球村也同样养育了他们,用麦芒、芦苇、阳光和奋斗,在所有人身...

  2

2013~14味音痴合集

其实就是贴吧的合集……

有很多评论值得一看/w\比我的文精彩多了【逃走

嗯。写味音痴也一年多了呢。在米英吧发过一些【并没啥人气的】帖子

【⬇️尤其是这个短篇合集简直是单机版模式】

《我心安处》短篇合集:http://tieba.baidu.com/p/2799417858?pid=44033339046&cid=0#44033339046

《海葬(Sea Burial)》:http://tieba.baidu.com/p/2719723891

《家》:http://tieba.baidu.com/p/2736055272?pid=42431185048&cid=#42431185048...

  13 1

风中的银白杨

也是清电脑时发现的。

英塞,亲情向。

没记错的话本来设计的是BE,但没写完。

只有开头的这一点脑洞。

愿意读的话,非常感谢。

---------------

风中的银白杨


后院的银白杨簌簌的响了起来。它们像一群孩子,互相拍着小小的手掌。那么高,那么挺拔,投下一片片阴凉。

银白杨是耐寒的而喜光的。有光的地方,它们便得以存活。亚瑟在种下它们时,如此说道。那时的赛切尔还很小,连那拿来扦插的树枝也抱不住,只是牵着亚瑟的衣角跟进林子的空地。亚瑟放下装着树苗和工具的小车,四处环望着,她也跟个小侦查员一样,审视着四周。

鸟儿们此起彼伏的呼唤声让阳光显得尤为安静,枝叶间落下的金色斑点...

  12 2

沿途(米英)

很早很早前的一个脑洞。清电脑的时候看到的。

手癌错字依旧。并不好吃的没有剧情也没有文笔的东西。

存个档。不嫌弃的话就请读吧。

不,准确的说连文都不是。这只是个梗概,大纲之类的东西。。。

一个深夜坐在宿舍马桶上花三小时敲出来的,上半年的东西了,没记错的话。

---------------

沿途


春天深了。

刚刚过去的冬天对于查尔斯顿,未免有点太冷——下了六十年一遇的雪,虽然那薄薄细细的雪花放到北方可能和刮微风一样不值一提,可在这个镇子却足以让学生们享受好几日的停课。雪下完后,乍暖还寒的春季就来了,光秃的树枝上,一夜间就披满了墨墨浅浅的绿色。偶尔的,淅淅沥沥的雨会飘下来...

  20 7

© 俚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