俚优

Re/阿优
微博@俚优
画画不得志而写文的电影狗。
近期:沉迷摸鱼、毕设动画和电影。
杂食:刀剑乱舞,攻壳,aph,钢炼,新选组。
一只合格的荒原狼,一个幸福的享乐主义者。

 

质问箱欢迎来唠嗑!】

忽然被灵魂拷问并想起来没更文(……)

谢谢喜欢!嗯,幸歌啊,其实最近因为疯狂还私酿债所以都有些忘了otzzz

幸歌在我的概念中有点像一个专门拿来摸鱼的设定,想起来了或者闲着没脑洞就就填一些段子和图,不一定连得起来,看缘分连成正文……但目前正式连载的剧情其实只是前言(8w),占全文七分之一不到(或者可能只有八分之一),相当于其实什么事都还没发生,全文故事就目前梗概来看是很长、剧情起伏很大的,不说写不写得完……写完的时候估计鹤振tag里也只剩我一人还在填坑了(x)

印成书估计会成本非常贵,因为印量很少但很厚,所以并不太确定要不要出,可能得等到更正式的剧情开始后征求读...

 

质问箱欢迎来唠嗑!】

谢谢喜欢!忽然被告白好害羞⁄(⁄ ⁄•⁄ω⁄•⁄ ⁄)⁄并非自谦,我暂担不起你说的“历史感”之类的赞誉。现在我写的大部分故事还是止在一种较为私人的情绪与猜想中,我想在足够练习之后,逐渐转向更大的世界。

写出重量是我这几年在写故事上所追求的目标之一,但我自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技法需要学习,想要有一天能真正写出有分量的文字而不是邯郸学步,能写出被人回味的重量而不仅仅是“一时的沉重感”,我为此而努力。

(说起来我脑补了一下日式的《平.凡的世界》后忽然觉得还有点点带感诶!……

我并不觉得自己有用什么独特的笔调,恰恰相反,我国文只读到初二,所以...

  16 4

质问箱欢迎来唠嗑!】


【1】

是读什么专业的……听起来很扯淡,但我确实是在美院学工业产品设计和音效还有插画otzzz虽然因为画得烂做家具也不实用只能偶尔搞纸雕还音痴,所以这个人设基本上没人看出来【。

其实我现在这个学校是不分专业的!随便选课上课,我在插画、产品设计、动画、电影、音效之类的全都混了一通……在转学来美院之前我是在university学建筑和国关(后转了哲学)。

我高中就在美国这边读的……刚到的时候文科类非常棘手。【我老觉得荷马史诗这种东西真的不太该在九年级教啊跪了】但适应一年之后英语进步了就非常享受文科类课程了(历史一如既往的及格线挣扎,但文学类十年级之后基本上稳高分...

  6 2

质问箱欢迎来唠嗑!】


【全是私人魔怔】

嗯……粟田口和一期一振的关系是怎么样的呢?我的理解就和“哥哥”这个称呼是一样的吧——他们是亲人。因为我写现pa比较多,而且在花丸里,粟田口的孩子们和振哥之间表现出许多人性特有的亲情感——过于明显了!所以我蛮少从“同刀派”这个角度来考虑他们的关系,而是直接将他们视为“(人心的)哥哥和弟弟们”。

之前在幸歌的番外《家庭纪念日》未公开的片段里,我写过这样的描述:“他的弟弟们——如果他有资格这么称呼他们——是一根根吊着他骨头的绳子,与那些孩子们的记忆是他灵魂赖以燃烧的炭火。……血浓于水,情浓于血,共同创造的回忆,就是他们亲密的血缘。……这种爱像雨降下...

  22 3

讲一讲文_(:з」请来玩呀www!)】

被问到的片段出自《草根》十六章(网络版(p2)与实体书版(p3)有些许差别)

这一段呢……当时写其实对一期说不说这句话纠结了很久!甚至连前面鲶跟小骨去找一期那一段,也是大纲里没有写到、忽然出现的。这两段是属于一期的自叙,所以写的时候很大程度上是和一期心意通合的,基本上思路在被他带着跑。

如果放在刀男原作的话,拿到誉和杀敌多都是值得赞誉的事,而战死沙场也是殊荣吧。但这个故事是建立在“他们是人”的设定上,这一段兄弟之间的对话,也是建立在“他们是亲人”的设定上的。实体书里,我将在这两段之前的那一句话改成了“这的确是荣誉。可我作为哥哥,不想让他们被任何人夺走。” ...

  8

LOFTER 这边也……来玩啊我会认真地答的!实体书可以直接上页码。【不用怀疑,俺的故事里处处是伏笔 ​​​

  3

【质问箱地址】

P1

Reply 1:

男生的话,喜欢稍微成熟(或年长)一些的,一定要是温柔又敬虔的人,在学术上严谨认真的那种。但实际上周围的男性朋友大多是很风趣幽默的类型呢【笑】虽然共有的特质是他们都是很体贴的。喜欢穿白衬衫或打扮复古而有趣的男生,想和他们一起穿着奇怪漂亮的衣服出去玩呢。

女孩子的话,无论什么年纪或怎样的都各有各的可爱呢!都来者不拒地喜欢呀。要说最偏好的,可能是那种知性大姐姐吧,又聪明又会玩的人生导师,像我舍友那样的;还有性格温和的好姑娘,比如我从小一起玩大的死党;也有就是坦诚直率的,比如杰西……哇!反正就都很喜欢!小姐姐各有各的好!【经过反复思考得出的结论

整体总...

  10 1

【质问箱地址】

感谢喜欢!《草根》里的鹤丸和我之前写过的鹤丸都不太一样呢!真要我说的话,草根里最像我之前所写的鹤丸的,可能是鹤丸的妈妈哈哈哈【啥】因为草根里的鹤丸还是个小少年呢,所以思路上有多少做了相应调整。

比起一期,我还是先喜欢上鹤丸的呢!嗯,当时入坑的时候是因为安定大魔王,但没过几日就沦陷成鹤厨了……不过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把鹤丸当成过搞事角色或是什么很搞笑的人物,可以说这种想法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过。恰恰相反,鹤丸在我眼中,是个非常严肃、睿智又恩慈的存在。

首先,来说说“搞事的鹤丸”这个普遍设定吧,先把“很深的情感”放到一边,哪怕单说“搞事”,都可以讨论很久。

你看到的那...

  20

【质问箱地址】


嗯,生死观呢……虽然角色死亡已经是俺厂特色了,但我其实没有太考虑过自己的生死观,或者说,从角色的角度去考虑过很多次,有比较清晰的规律,但我自己的……

作为基督徒,死亡对我来说自然不是可怕的,无论是别人的死还是我自己的死,都是与我们所处的这个人间道别罢了,离开了人间之后,还有更多的路、更大的世界经历,与永恒相比,人的一生不过弹指一瞬。意识到死亡不足以畏惧,对我来说,等同于意识到自己的渺小与短暂。但导致非睡梦性正常死亡的事,比如病痛或灾难,我还是心怀抗拒的。

小的时候我对生死看得非常重,比现在要严重很多,觉得死亡是人生中头等大事,每天晚上都会模拟自己死前要说的话和该想的事...

  9

【质问箱地址】


reply p1:

很有趣的问题呢。之前写4.6的时候有人猜测过我的家境,当时也看到了很多很有趣的想法。我的文中所表达出的都是比较零碎的“生活”,猜不准也很正常。我在文中所写的,有不少我家庭的真实故事,也有更多是“我所向往的家庭应该会发生的事”。

首先呢,家境现在不算清贫,是比较衣食无忧的那种,有闲钱买衣服出本,4.6和幸歌里那种生活都是我为了写文才去调查的,自己并没有太经历过,只在小时候家里情况不好时才有过几次,实属惭愧。

我们家的情况说复杂也并不复杂,但父母关系一直到我初中之前都不太好是真的。到初中之前,家里都有些一片狼藉,关系到物理意味都是。当然也有过很多非常...

  9 3

© 俚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