俚优

↑读作Re/阿优
-欢迎到来-
【安如尘沙】
微博:@俚优
刀剑乱舞杂食中
APH|钢炼|新选组
【亲友向·清水系】
日常随笔诗歌杂图出没
一只合格的荒原狼
一个幸福的享乐主义者

 

与我相爱吧

与我相爱吧

当我是一丛香蓖

只有你——春雨

能让我沁人心脾


与我相爱吧

当我是一朵云彩

只有你——夏天

能让我温柔洁白


与我相爱吧

当我是一棵槭枫

只有你——秋夜

能让我耀眼金红


与我相爱吧

当我是一方雪原

只有你——冬阳

能让我化为暖泉


与我相爱吧

当我是一个孩童

只有你——拥吻

能让我安然美梦


2017.09.16


  31 6

爱恋

它像浮在夏日的柠檬水上

澄澈的冰块

触碰在我发红的脸颊

令我耳垂滚烫


它像点在草莓慕斯蛋糕上

雪白的奶油

融化在我惊愕的舌尖

令我失了声音


它像铺在高大席梦思床上

柔软的毯子

披盖在我颤抖的脊背

令我倍感温暖


它像——

它像一条忽然冲向我的河

它像一泼忽然倾向我的雨

它像一朵忽然托起我的云


我的心被它高高地悬起来

在我攀不到的天涯和海角

我的心被它深深地扎根下

直到我心田最柔软的土壤


它是白日也能看见的星辰

是聋了耳也能听到的歌声

它是一捧露水芬芳的花束

被亲爱的你塞进我的手里


它是飞过广阔海洋的思念

是我想起你时心跳的...

  45

藤蔓

有一株藤蔓长出来

从本该干涸的盐土

为了它能长得茁壮

我开始走出家门了


走在街上,我会想你

太阳照我,也照着你

阳光染在我的头发

也将染在你的外套


坐到餐馆,我会想你

有无花果,也有葡萄

永不重复的甘与甜

我能品尝,你也一样


去到河边,我会想你

夕阳西下,风在流浪

眼看云朵渐行渐远

我在远方,你也一样


月色明澄,我会想你

波光映星,锦鱼浮沉

好像有一千双眼睛

和你相比,显得黯然


我顶着藤蔓四处走

人们看到它的红花

就嗤笑着伸出手指

“瞧啊,又多了一个

被恋慕束绑的傻瓜!”


但我愿意继续漫步

直到藤蔓结出果实

如果,你...

  23 6

如果你活着



如果你活着

我要带你到街上

我想拉住你的手

去往前奔跑


到衣服汗湿

我们坐在树荫下

掏出揉皱的纸币

买两杯冰沙


快乐的时候

脱下鞋蹦跳起来

被满街人注视着

大声地歌唱


我想给你看

人间特别特别好

值得你降生成长

值得来一趟


如果你活着

就多了个我爱的

也多了个爱我的

不再孤单的


如果你活着

我就不编故事了

要好好和你一起

活在人世里


2017.08.19

前篇:《致未曾出生的你》


  27 2

《群浪回响》


当船离港

愈薄的口岸

船头向着远方

船尾也是一样


我蜷缩在

异乡的街道

白天佩戴太阳

夜晚披盖月光


但当我想

在我的故乡

有温暖的海浪

有海鸥在飞翔


当我回忆

漫长的童年

听那雪白浪花

亲吻在沙滩上


我的心里

洁白的海螺

就载满了欣愉

吹出可爱乐章


我在这里

流浪的过客

掀开层层海水

踏过晴天苍茫


只是因为

想再听一次

故国的海岸旁

万千群浪回响


2016.6.12


这次的作业是十层剪纸叠加。回忆小时候在海边玩,从细沙滩走向海浪,渐渐起雾。但当回想这一切时,却是像倒带一样,先忆起了海浪...

  32

我们睡在

裹着彼此的衣服,

共享这一袭月色。

我们睡在地板上。


披盖稻草的灰烬,

共听这一浪夜风。

我们睡在田埂上。


编织星宿的纹路,

共饮这一捧流沙。

我们睡在旷野上。


怀抱对方的长枪,

共吻这一方土地。

我们睡在山岗上。


待镰刀落回麦秸,

共活平凡的生命。

我们睡在坟墓里。


2017/05/30

写草根时忽然想到的

  11 2

【翻译】心爱的萨维什娜

今天是俄国词曲家穆索尔格斯基先生的生日~

拙翻一首我很喜欢的歌,《心爱的萨维什娜》

讲述了一个疯乞丐对一位优雅小姐的倾心,并以他自己的思绪反复诉说,但小姐却只和路人们一样,把他当一个笑料,这样的场景。

试听链接请走《Darling Savishna》


心爱的萨维什娜


词曲:莫捷斯特·彼得罗维奇·穆索尔格斯基(1839 - 1881)


心爱的萨维什娜

我明亮的小猎鹰

与我这笨蛋相爱吧

爱抚我这悲惨的人

哦,我的猎鹰

我愉快的小猎鹰

心爱的萨维什娜①

亲爱的伊万诺娃

不要反胃于我赤贫的钱囊

不要拘谨于我不幸的命运

作为人们的笑...

  13

致西兰

在冬日那冰冷的掌心,

我本准备着眠休过去:

蜷起身体缩进层层枯叶中,

任由雪花掩盖过我的足印。


像一株生长了太久而

忽然断了枝柯的枯树。

于这片昏暗与孤寂中驻足,

因为我的靴子卡进了雪窟。


可在踏入这冬天之前,

山色曾是青翠如瑶碧。

我漫步在旭日的山野小径,

夜晚的星宿比暮色更明晰。


正当我以为隆冬已临,

漫长的沉默将要到来,

我的血液连同墨水被冻住,

结冰成漆黑又无声的草艾。


你提着盛满琼浆的桶,

裙摆似月光徐徐铺去……

我偏过头遥望见你的身影,

像观看到一场早开的歌剧。


你披戴着霞光的头巾,

言语似初夏雨露柔美。

我那昏沉的心...

  17 2

一秒

最后一次  是第一次

我如此希望

这世间不曾有人

与我说过一句话


如果当时  我未出生

大约就可以

逃过许多的别离

躲去许多的相遇


如果曾经  我从没有

爱上任何人

我的生命会变轻

轻到不知已逝去


如果以前  从没有人

给予我爱意

我就能毫无留恋

独自迈向坟墓里


没有爱过  或被爱过

这一秒钟就

不会如此多痛苦

不会如此多愧疚


我惧怕着  爱人的死

而我的死亡

本身并无何重量

只是像滴水入海


可是如今 ...

  9

地炎

名为秋季的  冰凉的火

化作冷雨降临  烧伤了

树花半年才写好的信

灼成染了烈火的灰烬


树伸出去干瘦的手臂

护不住他用血写出的

记载了温暖春夏的叶

风轻轻擦拭树的泪滴


在树根边的小路上

地炎缄默地燃烧着

树的思念缓缓飘落

堆积成金红的波浪


冬天就要带着雪来

她会负责扫起焦灰

煮上一个漫长雪季

斟给悲寂的树作药


2016.10.28


  5

© 俚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