俚优

↑读作Re/阿优
-欢迎到来-
【安如尘沙】
微博:@俚优
刀剑乱舞杂食中
APH|钢炼|新选组
【亲友向·清水系】
日常随笔诗歌杂图出没
一只合格的荒原狼
一个幸福的享乐主义者

 

周末见

没有一样自由不是有人争取来的。我们现在生活中许多细小的权利,都是因为有前人争取。

的确,有了约束,才有了自由,自由和约束是相辅相成、如光与影样的存在。但那不代表在约束之下,我们就不再争取。

莫说什么paro,哪怕“同人”这个体裁,也总是有第一个去这么写的人,才得以存在并衍生的。ABO,哨兵向导,黑道,这一切耳熟能详的paro,甚至连开车时各样的玩法,都有着各自“第一个写它”的作者。

寻找边界的路不会一帆风顺,越远越会有风险。可当一个作者做好了承担风险的心理准备而落笔之时,我会尊重ta。无论ta最后写出了什么,写得对不对、好不好,只要ta确实是认真地在写,并认定着这个前无古人的领域有令ta...

  46 10

放几张上周做的食品包装设计。

点击阅读→《生与食》←没错这个才是重点

我要被lft气疯了!一篇正常到极点的美食文打死不让我发,睡前让他们解封了一觉起来又封了,啊????????早说无论怎么样发都要被河蟹的话我就留着长图版了啊【气鼓鼓。

图4有使用网络素材。


  11 2

生与食

之前发的被莫名其妙河蟹了,这次我们上图。手机版请点开“查看全文”。

文字版可进柯氏蛇酒厂查看

  9 3

闲谈“爱与表达”

  • 搞实习的子博,整理了一下之前给玖太《slowly fever》的文评。

    【俺,并不适合搞新媒体或卖安利。俺比较适合隐居。over~


之前文学课上,教授曾提到过一个她称之为“亚洲浪漫”的现象:在很多亚洲文学影视作品里,都不乏有病重患者故意与所爱的人保持距离、为了自己离开之后所爱的人不会太伤心这样的桥段,在欧美文学中则是较为罕见。

亚洲文学讲究意境与委婉,就连爱意的表达,也有诸如 “月色很美” 这样的含蓄,故事中表现的人物心态则更为曲折,某种意义上是欧美作家与读者难以触及或模仿的。

好吧,塞林格不是,因为他说,“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而有的时候,爱是...

  84 5

闲谈“公平”

  • 搞实习的子博,整理了一下之前给玖太《slowly fever》的文评。本文所有的链接(包括上一句这个)都很重要是必读,我的瞎扯并不重要。



以前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个问题:“你觉得自己厉害在哪里?” 这个问题下面,如今已经有六万多点赞的最佳回答——它的答主已因病离世。

在那个回答里,答主描述他所经历的一个“职业病人” 人生,在我看来比一期要惨多了;毕竟如我之前说的,人心较命运,多少是要更为慈悲的,作者之心更是如此。那位过着在常人看来毫无意义和质量的人生的答主,却写下了这样一句话:“生命之残酷,在于其短暂。生命之可贵,亦在于其短暂”。

自己或所爱的人遇到不幸时,...

  13

今年冬季本子出完后打算写的一个脑洞,存个档。

然后一没忍住已经写了:《蝼蚁之争》

  14 6

这样可以吗(一)

是一个原gou创liang小系lian列zai。

主标题是取自RADWIMPS《いいんですか?》

很好听的歌,一定要听噢!

手癌出没对不起。

愿意读下去的话,非常感谢。


————————————


月亮的呼吸



停电了。

讲台的彩灯率先暗了下来,然后是乐器,黑暗像一层波浪,涌进会议室里。敬拜的歌声没有停止,站在窗边的人们唱着,拉开窗帘,路灯与星光浅浅铺进。过了几分钟,外套如秋叶一件件被脱下,先前跳得起劲的人伸长了脖子,寻觅一阵清凉的风来代替戛然停了工作、扇叶还半开着的空调。

风没有来。本凉快的会议室慢慢烧起燥热,歌声被蒸腾尽了,渐弱下去,木门开开关关,...

  17 2

和 @百慕 拳拳哥。

真的只见过不到十个小时的面,但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小时候读普希金,就下定过决心,将来一定要有一次告白,是以我最喜欢的文学作品为契机,以诗歌为光彩,以其中的隐喻来拉开帷幕,但十几年来没有人这样和我表白过,或给过我这样的机会,一次也没有过,这是第一次。所以我尤其、尤其、尤其地感动,好像童年的幻梦终于成真了……

我大LM就是厉害嘿嘿嘿~

特别、特别开心。

虽然隔了一个海洋的距离,却还是心意相通。

  16 4

文(wén)歌(gé)资料1

下。载。链。接

 密码: 79tb


来发一个幸歌的资料包。如果你有知道幸歌是个怎样的故事,你大约能猜到。这个资料集里有这两年为写幸歌而看的一些电子书,都是些耳熟能详的。一些英文文献资料后续会再整理第二个合集。

文字能承载的,还是太少了。读材料故事,无论怎么细细斟酌,设身处地,能领悟到的终究只有一小部分痛苦。剩下更深的,文字所不能记载,言语所无法传述。一代一世,一本一卷,层层裁剪冲淡,害怕又遗憾终有一日,痛苦被稀释到漠然无味,人们读起想起,只似千百年前一场微不足道的屠.戮.与无声的饥寒。 

  47

前两天在粟田神社,带着振振。
是个幽静的地方呢,京都实在是太好了,下次还要再来。

  26

© 俚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