俚优

↑读作Re/阿优
-欢迎到来-
【安如尘沙】
微博:@俚优
刀剑乱舞杂食中
APH|钢炼|新选组
【亲友向·清水系】
日常随笔诗歌杂图出没
一只合格的荒原狼
一个幸福的享乐主义者

 

赝品

CB:鹤一期

天雷……?一大堆私设加胡扯

辣眼睛系列。不知所云。

手癌出没对不起。

愿意读下去的话,非常感谢。


————————————————————


你好啊。虽是在同一个屋檐下呆了这么久,却没有和你打过招呼,真不好意思。……什么?当然,我当然认识你。你是鹤丸最喜欢的那把太刀,不是吗。别说我了,家里所有的付丧神,都认识你哩。

既然都已经到了这种时候了,不如我们多说点话吧。你看,那些人正围着棺材哭呢。等他们把眼泪抹干了,棺材盖子也就要被盖上了。盖上了之后,他们就要把他推到焚烧间去,拉下手杆,火就会 “轰” 地一下燃烧起来,你和我,还有鹤丸,就都会消失掉了……不,可能你还会继续活下去,因为你是一把刀啊,刀本来就是生于火的,火就算烧你,也不会烧尽吧,不会烧成能装进小盒子的灰烬。但我这本书就不用想了。火是纸的克星,我会比他更早去到彼岸的,这样他到那边去后就不会那么无聊了。

……不过啊,一期一振,不能带上你的话,他会感觉很遗憾吧。

既然马上就要告别了,不如把所有该讲的话都和你讲掉。

我是看着鹤丸长大的人。你应该也知道,他的名字和另一把皇家名刀一样。说不准,正是因为这千丝万缕的巧合,让他能得以见到你。

他带着我坐了很久的地铁和大巴,去找他在宫内厅做管理员的叔叔,是他父母安排给的实习。他本是嫌无聊才带着我,却不料在那里遇见了那把太刀。我还记得当时是要护理刀了,就取出了它来。见到它的那一刻,他的眼睛闪闪发光:“这真是太惊人了!”

为了这实习,他自然是做了些功课,也念给我听了——对,他看得见我,他也看得见家里别的付丧神,但出了家就看不见别的付丧神了。总之,他惊讶于那把刀良好的保存状态:刃纹美丽,凌光逼人,比他在书上电脑上看到的,要更为奢美。

……嗯,是啊,我知道的,你是赝品。你只不过是他在那个心血来潮的日子,找人定制的一把模造刀。他攒下钱选了最好的钢和最贵的刀纹,偷偷给你开了刃和血槽,只为了让你更像真品一些。但是,你知道吗?能看见付丧神的他,就算那么震撼于那把真品,也从未见到过真正的一期一振的付丧神。

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他不愿去定制一把鹤丸国永……他说,他有点害怕:万一那赝品鹤丸国永的付丧神幻化出来了,却和自己长得一个样,那他岂不是会被吓一跳!世间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存才可就像是打破了什么规矩啊,这种惊吓还是免了罢。他一边用手指卷起金项链边银白色的长碎发,一边笑嘻嘻地和我解释。有一把一期一振就可以了,反正我也没那么多钱,就只买一把,才算对得起这名字啊。就算是赝品,那也是叫一期一振,也是 “一生只有一把” 的刀。哎呀,希望它也能化出像你一样有趣的付丧神才好,那就真的是惊喜了。

接到你的那一天,他特别好笑地穿了一身正装,打了领带去取货——虽然我跟他说了,刚打造好、还未被细心爱过的物件,是不会有付丧神的。

……我们这些又灵又人的存在,是从何来的呢?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而一期一振,鹤丸和你,给了我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有一双灵巧的手。刀具护理的时候,你应该有所体会。你的刀架是他自己去挑选了红桃木、自己切割打磨做成的。你是他第一把刀,也是他唯一一把刀,他想亲手照料你的一切。周末晚上,他甚至会把你放到床上抱着,我晚上还得盯着他别让刀出了鞘伤到自己。……有的时候,我看着他研究刀具护理、看着他思考将你摆放在哪里、看着他擦净你和刀架时,我都会想:遥远的御剑库藏里的那把一期一振,也曾被这样珍惜地对待吗?丰臣太阁也曾像鹤丸一样,专注地只定睛于这一把刀、宝贵了一生吗?……有钱有势的人们啊,一定会有很多很多好刀吧,像美人一样目不暇接。

所以,似乎……你这把赝品,并非不走运呢。

在我这么想的日子里,我看见了你。就像现在这样,这个我,看着这个你。

一开始只是很模糊的一团雾气,但逐渐显出了轮廓和阴影。当时鹤丸正在睡午觉,我坐在他身边,就看着你慢慢在他床尾的刀架边显出人形来。

……为什么呢?最初见到你的时候,我不由地感到害怕。明明是把赝品,但大约是开了刃的缘故,你一身华服地站在那里时,穿越了历史长河般的魄力却向我迎面袭来。我吓坏了——这家里的寥寥付丧神里,未曾有你这般身怀气度者,也未曾有过像你一样年轻的付丧神。我们都是被一两代人爱过,起码也被爱过几十年,才化出人形的。

好极了,我想。鹤丸最喜欢惊吓了,这个惊喜,一定一定,会成为他一生难忘的一场。

……我却没想到,看见你之后,鹤丸就再看不见我们了。家里其他的付丧神,他也看不见了。他只看得见你了。

你人形的模样,看起来和他一般年纪。他几乎完全把你当人来看了,时常忘记你是付丧神,而你竟然也就愿意忍着疲惫,耗着灵力化为人身,对他用着老式敬语,像个人类一样地与他一同生活……赝品啊,真不知是他更深情,还是你更温柔了。

作为人活着,感觉怎么样?……原来如此,食物是这么好的东西啊。每次看鹤丸吃的时候,我们都无法理解。你喜欢吃甜的和辣的,这和他口味不太一样,真有趣。我记得之前有一次,他还给你买了蛋糕,不是吗?说是将他收到你被锻好了的那一天设成了你的生日,要给你庆祝。……还把蛋糕糊了一小块在你脸上,把你惹生气了……很好啊,连生日都有了,又有多彩的喜怒哀乐,你除长生不老外,真是比人类还人类了。

……可是,还是……恕我直言,看着这样的你,我感到很可怜。

付丧神化为人身之后,其实有诸多不便。想要享受作为人类的乐趣,就注定要承担灵体嫁接所带来的浑身疼痛,你却从来没有告诉过鹤丸这一切。你以为为何我们这些付丧神,都不愿在任何时候化作人身?宁愿吃不到看起来诱人的饭菜,体会不到寒冷与温暖的乐趣,感受不了拥抱的欢欣,那都是因为我们觉得不值得,因为我们觉得没有哪个人类,值得我们去忍着疼痛换来真实的体温。

所以,看到这样的你,我感到又可怜又羡慕。

明明这么年轻,就成了付丧神。明明是付丧神,却偏偏与一个人类结下情谊。人类命短,人类命运无常,你看,鹤丸这么年轻,就去世了,但也有很多人类活到一百多岁。很奇怪吧,这样的人类,你却想要以同样的生命相待。

……是这样啊。你是因为他深切的爱惜而诞生出的,那么为了他,你也付出同等多,是天经地义的事。赝品,你比大部分人类做这方面的计算,都要更公平而善良啊。

等等,你怎么……天啊,你一定是做人类做太久了,居然都会流眼泪了?好,好了,这么一张俊俏的脸,这么一身好衣裳,被哭颜霸占了也不好啊。其实没什么的,人类死了也无非是化为灵体,说不准他那种不安分的、老想打破规矩的性格,会让他溜进人间来再寻你呢!那时候,你也就不用再那么麻烦地化作人身了。

……嘛,还好啦,其实。他最后的日子其实也无非是你化作人身的每一日所要经历的那些疼痛而已,既然你能忍下那些疼痛并每天都微笑着面对他,你又何苦不相信他也能有同样的毅力承担下来呢?别以为只有我们付丧神是不所畏惧的,人类的心比我们更深情而多彩,也就注定了人类的承受力,其实也在我们之上。若他们能活得和我们一样久,他们会比我们更加厉害的。

赝品……不,一期一振,我愿意这么喊你,虽然我们家付丧神间聊天时,都直接唤你赝品,实在对不起。……不,你不要承认。这世间太多赝品了,我们这些批量生产的,也都是赝品。只要是一个样子的东西,就是赝品,你是这么觉得的吗?千百万人都还有五官和一张脸呢,那他们都是别人的赝品吗?衣服做出一件来为模版,才生产出成千上万一模一样的衣服,就是赝品吗?我不觉得。这世间没有哪样东西,是真正的赝品,每件东西都是独一无二的。你和那把古老的一期一振不一样,但你也是一期一振,你有独立的刀灵,你性格严肃又纯粹,你有自己的——不是丰臣太阁的主人。

在我看来啊,器具本身,尤其是像我们这种工艺品本身,存在意义并不是很大。就算是那把古老的一期一振,也是因其锻造者之名、因其主人而得以名扬。但难道,并非天下所知的刀,就不是好刀、就不被爱着吗?并非如此。人类和刀,都一样。人类间的佼佼者,也仅滴水于海,可那不意味着那些默默无名地平凡地生活着的人们就没有了喜怒哀乐,就不值得存在,就不值得爱与被爱。

你是他一生唯一一把刀。

他之前不是戏言说,如果有下辈子,他也想做付丧神吗?能幻化出来,然后——吓自己的主人一大跳,前提是他的主人能看得见他。你呢?一期一振,你也还想继续做付丧神吗?真好啊,你不会死去,火烧不尽你,只要你还流离在这人间,就可能会有与他重逢的机会。但我要先走一步了——不知付丧神有没有转生呢,有的话,我也很期待能再见到你们,再看到他想尽恶作剧来逗你笑、而你严肃地板起脸,却最后还是温柔地漾出微笑的模样。

啊,他们要盖棺材盖子了。我要先走一步了;虽然那之后一直到临死前,他都没有再见到过我,我还是想在这种最后的时候躺在他身边啊。其实我本来想去病院见他的,但唯恐自己付丧神的身份会影响到他的生命体征,结果错过了最后一面。不过没关系,你是最爱他的一位,你见到了,就算是我们这家里的付丧神,作为他非人类的朋友,都向他道了别吧。

嗯?你也要跟过来吗?

我反正也拦不住你。好啊,那我们俩都躺进棺材吧,虽然感觉有点拥挤。但我们俩反正也都没有重量。啊,你看,他胸前摆着我,手里则紧握着你。白玫瑰把你衬得太鲜艳了。来吧,我躺左侧,你躺右侧,因为他习惯右手拔刀。

确实有点拥挤啊,不过没关系,待会儿烧了就好了,我很快就会消失的。哈哈,这么想想,我还实在不能唤你作赝品了,毕竟就算是那把古老的真一期一振,也是随主入了烈火的。一期一振,这一生还不错吧?和你真正的身份无关吧?

我觉得啊,可能等火真的快要将书页烧尽的时候,我会选择化成人形吧?反正痛也就只是一瞬间的事了。我活了好久了,我是他父亲最喜欢的书,被传到了他手上。虽然想想也只有几十年,可我还是活够啦,以完整的身份,连人形一起,都随鹤丸这位主人离去,不失为好结局啊。

一期一振,你呢?你是怎么打算的?待着烈火熄灭,你会踏着他的灰烬,随着你焦黑的刀身去往别处吗?还是,你有别的想法?

……嗯,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这么选的。


End.


  40 4
评论(4)
热度(40)

© 俚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