俚优

↑Re/阿优
微博@俚优
画画不得志而写文的电影狗。
近期:在肝原创脚本和毕设。
杂食:刀剑乱舞,aph,钢炼,新选组。
一只合格的荒原狼,一个幸福的享乐主义者。

 

风雨


云被黑暗烧了

灰烬从夜的指缝漏下

风沉默着,追着冬季

最后一寸裙摆


明天太阳回来

去哪里寻找今日的云?

无人在意,千万朵云

少一朵也无妨


衣服就如土壤

吸收着这湿润的碎片

在路灯旁,时隐时现

不成文的遗言


风找不齐它们

云的呢喃穿过它怀抱

它哭闹着,把我推搡

雨在我大衣上


远处有人吻别:

我真不想与你分开呀

雨下大了,风变冷了

时候已不早了


时候已不早了

外套和头发都湿漉了

纵使如此,千遍万遍

不想与你分开


如果云能知道

人间有千盏明亮的灯

仿若眼睛,盈着水雾

注视风的寻觅


它的碎片就能

被太阳和天空接回去

重新成长,再次拥进

风笨拙的怀抱


2018.04.15
(其实只是想感叹,你芝的风,简直暴躁到一个程度了啊。

下雨天甚至撑不开伞我也不知道我什么心情。

  9
评论
热度(9)

© 俚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