俚优

↑Re/阿优
微博@俚优
画画不得志而写文的电影狗。
近期:在肝原创脚本和毕设。
杂食:刀剑乱舞,aph,钢炼,新选组。
一只合格的荒原狼,一个幸福的享乐主义者。

 

和姐姐玩60分,关键词是钱,甜甜圈和青鸟……结果因为晚上心态崩坏只乱画出了p1,为了补偿认真画了的姐姐于是花10分钟摸了p2hhhhh【。为什么p2看起来完成度更高

再见啦,再见啦。相见时难别亦难,相遇短暂,今后的人生啊,愿青鸟殷勤为探看。




















虽然知道这么简单的道理谁都懂。

也认真狂妄地说一下吧。我希望因为我写的故事而关注我的大噶,真的不要为校暴、绑.架或战.争之类的设定感到“有爱”,也不要为它们觉得刺激或兴奋。就像我在草根二版后记里说的,在写这些残忍设定的时候,我的初衷绝不可能是让你觉得“有爱兴奋”,我写战争设定,我的重点不可能是让你觉得“军服很帅”,甚至可以说如果你觉得很有意思读得很舒服很开心很心爽,那很大程度上说明我没有写好,没有传达出我的理念。

这些梗我写出来的时候最大的目标往往是让你不舒服,让你对这些事更加深恶痛绝。这些事可能一辈子不会发生在你自己身上或者你现实生活中爱的人身上,但你爱这个角色的时候,他承受这些,你能知道他的痛苦并为此心疼,从而在现实生活中对这些令人作呕的事敏感并持有坚定的反抗态度,才是这些故事存在的意义。

有些故事写出来真的不是为了爽,也不是为了剑走偏锋标新立异,我对于轻率地说“想要xx梗”这样的态度,其实是有抵触的。先前初与人讨论校暴梗时我就做了调查和资料整合,虽然那人真的只是想和我讨论一个爽梗,但我无法做到对这种题材轻率地“爽一把”。

我不雷这些设定,雷和恨恶是两码事。雷是你可以闭眼不看的,但我对我恨恶的事,我就会疯狂地寻找它的缘由,我会想要与它面对面硬杠,我想要直白地睁大眼看清它,再狠狠把它摔到人面前让每个路过的人都哫它一口。写草根时我的心态就是如此,校.暴亦然,绑.架亦然。

我恨它们,所以我写它们,我想写怎么在它们之中寻找到挣脱口,我想让读了这些故事的你也能一同厌恨这些丑恶的事。不要洗白任何人,但也不能否认任何出自真诚善意的行为,是这些故事的底线。

但我不为我写和想这些梗而道歉,因为在我这种混乱的人的思想里,为数不多的能确定的事是:无论我写或脑什么,它的本意绝对不能是为罪恶欢呼,我必须竭尽自己一切的能力去杜绝读者因为故事而为邪恶感到亲切和爽的可能性。我对我的本意非常确信和坚定,这是我为数不多能问心无愧的事。



  8
评论
热度(8)

© 俚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