俚优

↑Re/阿优
微博@俚优
画画不得志而写文的电影狗。
近期:在肝原创脚本和毕设。
杂食:刀剑乱舞,aph,钢炼,新选组。
一只合格的荒原狼,一个幸福的享乐主义者。

 

瞎哔

想了些关于角色的事……

前阵子在群里被人问说我写的鹤振到底是cp还是什么玩意,今天摸振藤的时候又理性思考了一下…因为至少当年写阿米和英sir的时候我还不是这样的,我写阿米和英sir时cp感简直要满溢出屏幕,而且他们俩其实和鹤振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写鹤振的手感和实际写出的东西跟我在阿米英sir写出的有很大差别,而且如果要我自己说的话现在写的比以前写的要好不少。

于是仔细想来,我喜欢上米.英和喜欢上鹤振的理由不太一样,我喜欢上米.英有九成原因是因为英sir的粮中这对比较多,我对阿米其实感情比较淡薄……且我不是那种会强迫自己喜欢上某个角色的人。所以在写他们俩时,阿米的很多性格我写起来是“因为是这对cp所以他是这个性格”,为了是这个cp而写这个cp。

这样写出来的东西确实意外的很甜??但我觉得会有些生硬,就有的时候会觉得仿佛这个角色是我所着重写的角色的附属品或互补品一样,怀着这样心思写出来的角色很难令人记忆深刻或深切地感动。

但我喜欢上鹤振是先喜欢上鹤又再喜欢上振,所以在写他们俩的时候,我的出发点是角色而不是cp。写故事时我会优先致力于分别将角色写立体。角色之间的联系与情感建立在他们各自的性格设定上,是他们的性格与举止造就了连结与感情,而不是感情造就了他们。他们相遇相识相伴,不是因为“作者我喜欢这个cp我要他们在一起”,而是“他欣赏对方的品质,并且因此而喜欢上对方”。

我觉得这才是人与人之间正常的交往与相处。每个人都是先成全了自己的独立的人格与精神,才彼此吸引而互相连结的,而不是为了连结才存在。相反,我们在与别人交往的时候,是不会知道这段关系会有怎样的后续、怎样的成果,我们只是各为自己,互相吸引,但不是完美地契合,也不会胸有成竹地知道“一定就是这样的剧情”。这种摸索感,不确定感,对于角色而言是重要的,但表达出来时,便容易造成一种“不甜不亲密”的感觉。

可在我看来那不是“不亲密的”,那只是人类的情感罢了,或者说,是我所理解的普通的情感。人的情感不会太过戏剧化,不会因为“我知道剧情与未来”而过分黏着。

人与人之间多是无声的扶持与行为,多是时而疏远时而依偎的,这些在生活中尚显安静的行为,经过文字的稀释后,展露给读者,一定是更淡薄无味了罢,我是这么想的。但人间很多极为亲密的关系,就是这样沉默而平凡的,没有赴汤蹈火,没有两肋插刀,只有床头柜上的热水或抚摸的手而已,甚至很多时候,只是在遥远的地方一瞬的思量,只是寂静的拥抱。

这是独立的人们的交汇。他们不为彼此而活,他们是为自己而活,他们爱上对方,便是把对方视作自己的一部分一样珍视,但他们依旧不是为对方而活、而做出抉择、而拥有了性格和尊严的。

至于我现在特喜欢时不时掺别的角色进来,这一点也和我以前的习惯有很大差别,可能是因为我意识到了就如人格一样,感情也是独立的。不是“为了爱情而写爱情”,不是“为了亲情而写亲情”,我想写出的是两个人之间无可替代又难以定义的情感,一种朦胧但深刻的氛围。

记得之前有读者和我说觉得幸歌里的藤原很危险,因为她会“威胁到鹤振的关系”,我对这用词哑然失笑。我非常理解会有读者这么想,但怎么说呢,这就是像之前那个“女友和妈掉水里先救哪个”的问题一样刻板到有趣。准确地说,在她提出来之前,我都从来没考虑过这个可能性,因为我自己完全没往那方面想过,我有点惊讶读者原来是这么理解的(而且是不少人)。

我的理解是:怎么会威胁到呢,藤原对振哥的感情,鹤对振哥等的感情,振哥对他们俩的感情,这四种感情都是极为独立而互不干扰的,毕竟一个健全人的爱不是给一个人多就会亏待另一个的。振哥岂会因为爱藤原多一点了,就对鹤的爱少一点了吗?鹤也不会因为爱阿莓多一点而对振哥的爱少一点。

不如说,一个健全的人本该有能力同时爱着许多人和事,以不同的形式与程度,但这些情感都是如其人一样自主的。

  18 3
评论(3)
热度(18)

© 俚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