俚优

↑Re/阿优
微博@俚优
画画不得志而写文的电影狗。
近期:在肝原创脚本和毕设。
杂食:刀剑乱舞,aph,钢炼,新选组。
一只合格的荒原狼,一个幸福的享乐主义者。

 

【质问箱地址】

感谢喜欢!《草根》里的鹤丸和我之前写过的鹤丸都不太一样呢!真要我说的话,草根里最像我之前所写的鹤丸的,可能是鹤丸的妈妈哈哈哈【啥】因为草根里的鹤丸还是个小少年呢,所以思路上有多少做了相应调整。

比起一期,我还是先喜欢上鹤丸的呢!嗯,当时入坑的时候是因为安定大魔王,但没过几日就沦陷成鹤厨了……不过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把鹤丸当成过搞事角色或是什么很搞笑的人物,可以说这种想法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过。恰恰相反,鹤丸在我眼中,是个非常严肃、睿智又恩慈的存在。

首先,来说说“搞事的鹤丸”这个普遍设定吧,先把“很深的情感”放到一边,哪怕单说“搞事”,都可以讨论很久。

你看到的那些“搞事的鹤丸”呢,可能有一部分作者想要写的并不是“搞事的鹤丸”,而是“幽默的鹤丸”。至于那些真心觉得“鹤丸就是搞事”的作者,我不太涉及那条思路,不予多讨论。

鹤丸是爱开玩笑的——幽默的,基本上鹤厨和刀男玩家都有这个共识(哪怕有的时候他们用的词并不是“幽默”)。然而将“幽默”把握得恰到好处,不至于写成“搞事”或“烦人”,对于作者来说是巨大的挑战,我很能理解。就像现实生活中开玩笑一样,怎样将玩笑开得恰到好处,令听的人发自内心地微笑、又不冒犯别人,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可以说,比起情话,幽默才是语言表达的最高境界,我是如此理解的。幽默与温柔相辅相成,都是很难写好的特质。

我自认为不是个懂幽默的人,周围人也都知道我思维古板智商成谜(毕竟幽默感和智商是成正比的otz),所以在写鹤丸的时候,我侧重更多的往往是严肃而温柔的那一面。但我相信,一场真正的好幽默,应该是建立在“希望被捉弄的人最终能因这次捉弄而快乐/因为听到这样话语而由衷发笑”这样的基础上的,而不是建立在制造幽默的人自己的开心上,或者说,制造幽默的人的快乐是出于在听者/被捉弄者的快乐。“最上乘的幽默,自然是表示‘心灵的光辉与智慧的丰富’。”林语堂此言,我很赞成。

作为作者,我们理应把自己放在角色的角度思考。当我们写鹤丸的幽默的时候,我们要想一想:如果我们是文中鹤丸幽默的对象的话,我们会因为他的幽默而感到温暖、感到快乐,会因为鹤丸的幽默而发自内心地微笑吗?如果不会或不确定,那么我们就还有揣摩的空间。

作为作者,我们也理应为了角色而挑战自己:将一个角色写得“搞事”,是非常容易的,但将一个角色写得“幽默”,对作者本人的为人有着相当高的要求。作者必须是个足够通情达理、足够熟谙世事,又足够温柔的人,或者哪怕做不到、起码理解这些事的人,才有可能写出真正幽默的角色。在刀男游戏里,就那么几句台词,展现“幽默”这个品质,就像展示冰山一角一样,但在同人创作里,当角色说的话越来越多,我们作为作者的,也要谨慎:话越多,展现的品质就越多,只有真正的幽默,能做到在文中从始至终都令人感到温柔的快乐,而不是轻浮的嬉笑。

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我觉得鹤丸可能就是像水一样的那种人吧,懂得变通的快乐者。在我心中,他是个睿智的人。真正幽默的人往往也是有智慧的。水没有形状,随遇而安,却是坚韧。

这里,可以说一说鹤丸那些“较深的感情”了。从原作里我所理解到的鹤丸,不强调自己的遭遇或不幸,对自己的道路和理念颇为坚持。这一点,我在《草根》里也努力地想要表现。虽然身处不由己的历史,鹤丸却依旧有他自己的一套法.则。这就像水一样,随着河床改变着形状,但你永远能看见它在流动。

但水不是彻底纯净的。水中会有杂质。鹤丸确实是个很有灵气的角色。有灵气、心态淡薄,不代表就没有强烈的情感。在最开始写他的时候,我时常担心自己感情上写得过于激烈而令他失了气质,所以这次《草根》里他与一期的对峙,其实我纠结了很久。我最开始是想让他无条件地原谅一期的,因为我害怕写鹤丸的愤怒。可斟酌许久后,我还是想挑战写他基于温柔与智慧的愤怒。我觉得一个对自己原则那样明确的角色,是有资格也有理由愤怒的,不如说愤怒恰好是出于公正。在游戏原作中,从装备台词到图鉴介绍,我都理解出了一种公正感,如一期在《草根》里的评价,鹤丸“能公平地对待所有人,又有明确的是非态度,勇敢地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在游戏里,鹤丸是个非常享受战斗的刀灵呢,或者说,享受自己为刀的身份,并将自己的职责履行得淋漓尽致,这样的。如果在人类设定里的话,一定也是个会尽力享受生活、享受当下每一刻的人吧,会真诚而公正地去爱每一个人的那种,也会有很多人因为他而感到温暖、想要多与他接触吧。这样的他,如果能有一个温柔相待的伙伴相陪伴,会感到幸福的。因为无论多有智慧的人,也总会有疑惑的时刻,无论多有温柔的人,也总会有苦闷的时刻,在这样的时刻,如果有能归去的港湾,是件好事呢。

我不擅长写这种小.论.文。忽然问我对鹤丸的看法,我也脑子有点懵……可能我对他的理解,基本上都是写在文里故事里了,真让我短篇地总结他,我反而不太行……实属惭愧。

但可以说,鹤丸是我至今为止写过的角色中,唯一一个我觉得我无论哪个年龄写,都有无尽的品质等待我发掘的角色。甚至如果我活到八九十岁,我可能还会想要再写他,并且同样写得津津乐道,也会写得比现在好。毕竟,有了更漫长的精力,我便会更了解他,自己也会更有智慧、更豁达吧。我在写他,但我也在从他身上学习。如果说一期是我所喜爱的人呢,那么鹤丸一定就是我想成为的人吧,哈哈哈。


  20
评论
热度(20)

© 俚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