俚优

↑读作Re/阿优
-欢迎到来-
【安如尘沙】
微博:@俚优
刀剑乱舞杂食中
APH|钢炼|新选组
【亲友向·清水系】
日常随笔诗歌杂图出没
一只合格的荒原狼
一个幸福的享乐主义者

 

周末见

没有一样自由不是有人争取来的。我们现在生活中许多细小的权利,都是因为有前人争取。

的确,有了约束,才有了自由,自由和约束是相辅相成、如光与影样的存在。但那不代表在约束之下,我们就不再争取。

莫说什么paro,哪怕“同人”这个体裁,也总是有第一个去这么写的人,才得以存在并衍生的。ABO,哨兵向导,黑道,这一切耳熟能详的paro,甚至连开车时各样的玩法,都有着各自“第一个写它”的作者。

寻找边界的路不会一帆风顺,越远越会有风险。可当一个作者做好了承担风险的心理准备而落笔之时,我会尊重ta。无论ta最后写出了什么,写得对不对、好不好,只要ta确实是认真地在写,并认定着这个前无古人的领域有令ta哪怕名誉扫地也要挖掘的价值,ta就是自由的。

我不一定赞扬每一篇文,但我赞扬这种自由。因为创作也好,cp圈也好,不是国家,不是为了“安全”,而是为了“惊喜”而存在。

这就是为什么我对鹤一期的文圈总心怀着巨大的期待与希望,哪怕我只是个游离人。

因为当听见逆流的声音时,众读者和作者会警觉,会考据和思索,会争论。这种文蛤式的环境无论对主流的作者还是边缘作者,都是极为有利的。

对于主流作者,这是再好不过的舒适圈,安定稳重,秩序井然,没有约定成俗,一切都上纲上线,实乃世外桃源,合乎“同人的初衷”。

对于边缘作者,这是一块磨刀石,一片严格的训练场,一片风暴的海,选择了人少之路的作者们,注定能在反复磨砺与反对中得到笔力与思想的双重提炼,更清楚自己的志向。他们的作品终将成为他们的骄傲。

我向主流作者们致敬,因她们奠定了鹤一文圈坚实的基础与团结,这不是件容易的事,也是件非常有必要的事。我一度否认过同人该有规矩,但细细想来,将一切上纲上线地罗列好,的确有利于众读者检索,也让作者们少了许多担忧,如“这个我能不能写”。主流作者们的优秀文笔与严谨思想,会让文的质量更上一层楼。

而我向边缘作者鼓励,继续写,高不胜寒的地方,视野更为宽阔。在思考过“这个规矩上说不能写的题材,如果写出来会有怎样的风险”后、仍旧选择要写的人,所具的勇气令人惊叹。会有读者非常期待他们会写出怎样的故事和怎样的鹤丸与一期,与这些作者究竟想要表达的想法。这些读者也有权利去阅读和喜欢这些故事。

不帮任何作者或读者承担责任或背锅。这些作者写了啥,爱写啥和想写啥,读者怎么觉得,喜欢上哪一篇,都不关我的事。

但我支持所有人写自己觉得有意义的故事。无论是傻白甜,是玻璃渣,是黑深残,是伤痛人类社会学,那都是故事,都值得写,也都有权利被作者以任何ta想要的设定和方式写出。

愿多年后主流作者们想起这对cp,能依旧满心怀念与爱怜,认其为甜美的回忆,就像现在一样。因为他们二人,真的非常非常好。

也愿边缘作者们多年后说起自己为这个cp写的文时,能不失自豪地说:

我选择了另外的一条,天经地义,

也许更为诱人

因为它充满荆棘,需要开拓

林子里有两条路,我——

选择了行人稀少的那一条

它改变了我的一生。



  46 10
评论(10)
热度(46)
  1. 世理Seri俚优 转载了此文字

© 俚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