俚优

↑读作Re/阿优
-欢迎到来-
【安如尘沙】
微博:@俚优
刀剑乱舞杂食中
APH|钢炼|新选组
【亲友向·清水系】
日常随笔诗歌杂图出没
一只合格的荒原狼
一个幸福的享乐主义者

 

精神又又又不稳定开始诡异波动了……发现每年春天都要和狗逼情绪过不去一趟。
但我还蛮喜欢春天的,有限定季节的莓子蛋糕嘛。
p1是试着一条线画到底不断,挺减压的。【搬砖去了

  12

…………谢谢!刻得真好看啊好有古朴感!QAQ但是是这一句!居然是这一句嘤嘤嘤【回想起出处剧情失声痛哭??!

蓝稀罗:

【我很高兴他没有活下来】by @俚优
来自太太的《草根》

  7

为了终有一天能看海而继续活下去了。
这两天很郁,但愿今晚早点睡明天醒来能充满电。

  19

这两天摸鱼的刀刀们。

“在终将到来的那日之前。”

因为是很喜欢的一幕所以缺德了一下。
乱酱和其他兄弟很不一样,和一期也不太像…但意外地和一期关系很亲近,这样的设定。
虽然很多时候不能理解一期在想什么,但还是蛮听话的,一个像阳光一样的孩子。有他的故事都会带上一些明亮的颜色呢。
说难写也有些难写,但现实生活中遇到过很多次这样的人,写起来意外地顺手。
乱酱极了之后,整体语音都往更强势的方向去了,但唯独碎刃语音,是非常惧怕而软弱的。这份惧怕让我有些惊讶…感觉他对生命,看得很重很重。所以平日里,一定是个幸福的人(刃)吧。

  • P2 玖太家SF的鹤振。

“你是爱,是暖,是希...

  23 3

赛跑(草稿片段)

如果不知《赛跑》是什么没看过正文(引子)请先走这里

忽然爆了个草稿段子来爽一发。

粟田口的,药研跟乱跟一期。正文写到这一段了就删。

忽然决定写段子然后让它们自己凭缘分组成正文【不存在的【然后就变成了这个段子比上一篇正文要长两倍我到底在干什么

缺德一下很快活。手癌出没对不起。愿意读下去的话非常感谢。

*关于小乱对一期的称呼,是出自我看的网盘版花丸第二季第十集里,所有的いち兄都被翻译成了“一哥哥”,感觉这个叫法太甜太好玩了就这么用了。请脑补“ichiniiiii”这样长长尾音的撒娇感【???


这个片段的梗概:


——————————————


他关好书房的门,执...

  38 9

赛跑 (一)

CB:鹤一期+药研藤四郎(粟田口)

因为teki女神的鹤一期昭.和pa而忽然爆出的衍生脑洞,女神的昭和pa请走这里 

没有考据的缺德爽文,里面所有医学地理历史之类的东西都请莫较真。

重点是自己爽+安利teki女神!所以(虽然还什么正式剧情都没有)若你觉得这个故事还挺有意思,请点此去teki女神的p站和推为她赞美。若你觉得这个故事很没意思,请去teki女神的p站和推嗑爆原设,女神的原设超级无敌美味。我写很亵渎它,对不起。 

手癌出没对不起。

愿意读下去的话非常感谢。

————————————


我知这世界,本如露短暂。然而,然而。

——小林一茶...

  45 2

幸歌

“但我还是写了,放这个盒子里;哪天装不下了,我便去寻个新盒子。……至于写到什么时候?我不清楚,可能一直写到我不再用每天把这盒子藏地板下,一直写到你有时间来读它们,或者一直写到我拿不动笔罢。

“不过,你也不用急着读它们。它们记下的都将化成回忆。回忆不是朝生暮死之物,总无需、也不可急而匆忙地读完。”

——《书信集·新九历七〇年桃月十四日》




【赶一个咱们这儿的白情来缺德一发!(?)

情节大约就是之前阁楼书信集的事儿!鹤跟振约了每天互相写信交换着看,一人写,另一人回信,但规定二人不可口头交流信里的内容,无论对方写了什么。

写了一阵子鹤因为工作太忙了所以慢慢地开始无暇每天...

  41

草根·梨花】

草根梨花的一刷已经结束了一段时间了,今天正好是我这儿的新鹤一日!【?】快乐地捐款!

如书中后记所允诺,以小藤原的名义,纪念鹤一期,将草根梨花总售价的17%(一刷合计300美金)捐赠至无.国.界.医.生.组.织(M.S.F),如图证。非常感谢大家对这套书和这两个故事的支持,虽然只是绵薄之力,也愿这两个故事的意义不局限于文字。

二刷现已开启预售

二刷结束之后,也将与一刷一样,捐赠售价的17%至M.S.F。

再次感谢大家的阅读与支持!

第一次做这样捐款拿到这样的证书还有点小激动呢

  26 2

流水账

CB:鹤一期

本丸设定,花丸第十集前半段的瞎搞扩写,严重滤镜有。

我这周末的摸鱼率怕不是被下了降头【高呼官爹

未完maybe待续。因为过度兴奋所以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是爽文。手癌出没对不起。

愿意读下去的话非常感谢。


————————————


那一行人回到本丸时,月亮已升得高了。澄澈的月光刷上树梢,在叶片间绣出露水的轮廓,白日里熙攘热闹的院子,在夜幕下显得几分空旷。木质的地板与廊柱渗出寒意来,穿过几层布料,刺在鹤丸国永的皮肤上。

“什么啊,才是秋天而已,这也太惊人了吧。”

他裹了裹衣服,站起身,踩进走廊下的鞋,想了片刻,又收回腿坐到廊上。

“这一去也太久了。”...

  31

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它们不能变成语言,它们无法变成语言,一旦变成语言就不再是它们了。它们是一片朦胧的温馨与寂寥,是一片成熟的希望与绝望,它们的领地只有两处:心与坟墓。比如说邮票,有些是用于寄信的,有些仅仅是为了收藏。

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

准备写sf的guest了(希望大家都去买这个超棒的本子!),最先重读的不是sf原文,而是老史的《我与地坛》来做准备。草根写完之后放空了整整两个多月……没有想任何沉重或费脑的故事??尽在摸爽文……←真不像我。

嗯嗯……因为读sf的时候,频繁地想起史铁生老师的书!虽然老史的思...

  3

© 俚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