俚优

↑读作Re/阿优
-欢迎到来-
【安如尘沙】
微博:@俚优
刀剑乱舞杂食中
APH|钢炼|新选组
【亲友向·清水系】
日常随笔诗歌杂图出没
一只合格的荒原狼
一个幸福的享乐主义者

 

搞不动了就这样吧……

Charles Mingus 的 freedom,超好听。

【手工字体简直是玄学,就是那种,缘分到了它就出现……

  10

第11集,艾丹和玛利亚。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其实也想起了瓦西里焦耳金里那句“殊死的战斗不是为了荣耀,而是为了大地上的生活。”

京爹可以的。我上一次这样被原作虐到开始产糖还是六七年前……

目前听到的配得最好的艾丹意外地是德语版……估计德语有士兵效果加成【不】但德语版里的哭腔、喉鸣和转音都处理得太细致了,可以拿来做描写练习的级别,听得超难过的,一秒哭爆.jpg。

说起来听原声带才发现艾丹回忆他和耶尔在酒馆决定请人偶和回忆玛利亚的bgm叫a place to call home……然后写信(口述信?)那一段是the long night。【为什么我要给自己补刀???...

  78 12

封面课的作业画了草根改编漫画版的设定……谁对应谁应该很好看出来。人设颜色以零子大佬的为准!我还是在瞎摸鱼。

细化是不可能细化的,这辈子都没办法细化的(窃格瓦拉.gif)。我就假装它画完了。上映日期是故意的。三个人的姓氏分别出自俄语的“胜利”【没错我被谷歌坑了,真姓不是这个,我懒得改了嘻嘻嘻嘻】,绍尔兄妹和我普希金男神的老婆。 

P2补一张在cover上没露脸的海德里希…本来画这个题目就是想着能画海哥,结果老师偏偏选了海哥没露脸的那张……我不管我一定要画……

“告诉我们他的名字时,他正用铁丝为我们拧出小兔子的形状。”(第二章

然后仔细想想他们相遇的时候戈亚斯和伊莲娜其实都十五...

  12

和姐姐玩60分,关键词是钱,甜甜圈和青鸟……结果因为晚上心态崩坏只乱画出了p1,为了补偿认真画了的姐姐于是花10分钟摸了p2hhhhh【。为什么p2看起来完成度更高

再见啦,再见啦。相见时难别亦难,相遇短暂,今后的人生啊,愿青鸟殷勤为探看。


虽然知道这么简单的道理谁都懂。

也认真狂妄地说一下吧。我希望因为我写的故事而关注我的大噶,真的不要为校暴、绑.架或战.争之类的设定感到“有爱”,也不要为它们觉得刺激或兴奋。就像我在草根二版后记里说的,在写这些残忍设定的时候,我的初衷绝不可能是让你觉得“有爱兴奋”,我写战争设定...

  8

质问箱欢迎来唠嗑!】

忽然被灵魂拷问并想起来没更文(……)

谢谢喜欢!嗯,幸歌啊,其实最近因为疯狂还私酿债所以都有些忘了otzzz

幸歌在我的概念中有点像一个专门拿来摸鱼的设定,想起来了或者闲着没脑洞就就填一些段子和图,不一定连得起来,看缘分连成正文……但目前正式连载的剧情其实只是前言(8w),占全文七分之一不到(或者可能只有八分之一),相当于其实什么事都还没发生,全文故事就目前梗概来看是很长、剧情起伏很大的,不说写不写得完……写完的时候估计鹤振tag里也只剩我一人还在填坑了(x)

印成书估计会成本非常贵,因为印量很少但很厚,所以并不太确定要不要出,可能得等到更正式的剧情开始后征求读...

 

《草根》后记续

《草根》正文

番外一

二刷通贩预约


距离《草根》完结和一版印刷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余,现在正捧着碗等待零子大佬改编的《草根》漫画。今天去补了几集《紫罗兰的永恒花园》,看到十一集时(读过《草根》的各位去看这一集会有点懂!),又不得已忆起了这个故事。

三个月。虽然文字的故事已经结束,我还是时不时地回味写它时的诸多心情。在写故事的时候,我往往全身心地投入到故事和角色中——在写《草根》的时候,我全身心都是藤原或上尉,自己作为旁观者是没有什么感触的。只有等故事写完后的几个月,我才会作为作者和读者,慢慢地开始收拾自己的情绪和想法。放在纸质书中和原文的后记,写的时候颇为匆忙,有些想法未来得及察觉,今...

  14 2

【私酿】难念的经

CB:鹤+一期+粟田口,虽然现在写到的部分你什么都看不出来

没有和睦的粟田口,没有温柔的鹤跟一期,什么都没有,我甚至不知怎么预警……总之就,我以前没写过这种过.激.背.德的东西……

但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子,这里面的大噶都有苦衷的。总之就是真的别因为这种段子取关我吧,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手癌出没对不起,愿意读下去的话非常感谢。


——————————————


今天是 “审神者离开本丸未归的第九百天”,也是 “本丸开启的第九百零一天”。4172号本丸的晚餐依旧是本丸全员共同下厨的丰盛成果:加州清光特煮珍珠米和黄金豆腐味增汤,一期一振木炭胡椒烤鱼,前田...

  33 9

质问箱欢迎来唠嗑!】

谢谢喜欢!忽然被告白好害羞⁄(⁄ ⁄•⁄ω⁄•⁄ ⁄)⁄并非自谦,我暂担不起你说的“历史感”之类的赞誉。现在我写的大部分故事还是止在一种较为私人的情绪与猜想中,我想在足够练习之后,逐渐转向更大的世界。

写出重量是我这几年在写故事上所追求的目标之一,但我自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技法需要学习,想要有一天能真正写出有分量的文字而不是邯郸学步,能写出被人回味的重量而不仅仅是“一时的沉重感”,我为此而努力。

(说起来我脑补了一下日式的《平.凡的世界》后忽然觉得还有点点带感诶!……

我并不觉得自己有用什么独特的笔调,恰恰相反,我国文只读到初二,所以...

  16 4

质问箱欢迎来唠嗑!】


【1】

是读什么专业的……听起来很扯淡,但我确实是在美院学工业产品设计和音效还有插画otzzz虽然因为画得烂做家具也不实用只能偶尔搞纸雕还音痴,所以这个人设基本上没人看出来【。

其实我现在这个学校是不分专业的!随便选课上课,我在插画、产品设计、动画、电影、音效之类的全都混了一通……在转学来美院之前我是在university学建筑和国关(后转了哲学)。

我高中就在美国这边读的……刚到的时候文科类非常棘手。【我老觉得荷马史诗这种东西真的不太该在九年级教啊跪了】但适应一年之后英语进步了就非常享受文科类课程了(历史一如既往的及格线挣扎,但文学类十年级之后基本上稳高分...

  6 2

质问箱欢迎来唠嗑!】


【全是私人魔怔】

嗯……粟田口和一期一振的关系是怎么样的呢?我的理解就和“哥哥”这个称呼是一样的吧——他们是亲人。因为我写现pa比较多,而且在花丸里,粟田口的孩子们和振哥之间表现出许多人性特有的亲情感——过于明显了!所以我蛮少从“同刀派”这个角度来考虑他们的关系,而是直接将他们视为“(人心的)哥哥和弟弟们”。

之前在幸歌的番外《家庭纪念日》未公开的片段里,我写过这样的描述:“他的弟弟们——如果他有资格这么称呼他们——是一根根吊着他骨头的绳子,与那些孩子们的记忆是他灵魂赖以燃烧的炭火。……血浓于水,情浓于血,共同创造的回忆,就是他们亲密的血缘。……这种爱像雨降下...

  21 3

© 俚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