俚优

Re/阿优
微博@俚优
画画不得志而写文的电影狗。
近期:沉迷摸鱼、毕设动画和电影。
杂食:刀剑乱舞,攻壳,aph,钢炼,新选组。
一只合格的荒原狼,一个幸福的享乐主义者。

 

琐碎的故事(上二)

上一及介绍

————————

“好啦!老兄们,今天份儿的信都在这里了!我挨个念名字,你们不要——”

没有人听艾力克的话,他自己也知道不会有人听,索性身子一侧,直接让众人扑涌到木桌前来。装着二号寝室的信的竹筐里,信件仿佛鲜美的鱼肉,被饥.渴的手臂翻搅取走。

抢信是件各人都快.活而兴.奋的前.菜,乐趣在于大把地掌.控到珍.贵.之物。男人和男孩们胡乱地把信从竹筐里抢出来,也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先能抢多少封是多少封,捧到眼前了,才大声念出上面的名字,高举起信往后退,好让后面上来的人也过一把抢信的瘾。人群来回地拥挤着,尖叫、咒.骂和嬉闹一波波地炸.开在桌边,白的黄的粉的信件被手组成的风暴往四面八方...

  3

琐碎的故事(上一)

《草根》原创版的新增番外。

比较长,全文大约得写三万……

关于里昂·巴克尔是谁 和 后续

读过草根的大噶应该我一说就知道……就是开头那个吃.毒.花死了,被上尉埋葬的苏瓦克士.兵。

虽然是漫画改编的原创版所以人物名字不太一样,但剧情一致,所以应该还挺明显地可以看出是谁的。

在每一个被记住或不被记住的名字背后,都有一个生命活过,都有过精彩而热闹的、充满思绪的世界,总有一个故事,是以这个生命作主角。《草根》本就是小人物的故事,写里昂·巴克尔这个小角色中的小角色,出乎我意料地有了些长度。

手癌出没对不起。

愿意读下去的话,非常感谢。

(为...

  8

还算准吧……大概?

  5 4

生之声

CP:鹤一期

↑知道我的人都知道我不常打“CP”,这次没打错。

给 @流水紙。0  的Slowly Fever的私人应援www用了sf里的设定

今天收到了书。看同人这几年来很少这样心心念念地等出本,现在终于收到了,拿在手上好不真实。这是我在鹤一最喜欢的大长篇故事没有之一,从很多方面奠定了我对鹤一的认知。总之就是,这本书真的很好,诚邀每一位鹤一厨都拥有一本【诚恳

在春天的第一场雨时写好,现在已经夏天了。大约是这个博客最后一个发出的鹤振坑也说不定【笑

写鹤一期三年,能认识玖太真的太好了。她的鹤一是我最羡慕的。这次写guest,虽是私应援,但依旧诚惶诚恐,班门...

  42 7

“这个你拿着咯。”“喔…啊!戈亚斯!好大一只虫!”“不要还给我哈哈哈哈,你可以等海因茨回来让他处理。”“他什么时候回来啊?”“一个钟吧。”“…绝交!”

【草根原创版里的小戈弟弟和伊莲娜在另一个平行世界(?

阿爸写的现pa天下第一好吃我要晕厥了……想要吃更多

大致是开花店的海因里希和常来店里帮(倒)忙的戈伊。

在无数个平行世界里,总会有一个允许他们快乐平凡地成长和生活的地方,不是吗(笑


  4

终于注册了手机号我又复活了!_(:з」∠)_

这些天在做草根漫画原创版小说的封面。一开始是想正儿八经用的,但到后来发现手工做的封面不可能批量印刷(而且也没有超过三个人想要!)所以完全变成自娱自乐喏!

说起来草根二刷月底就截止了!lft上有些章节被和了我也懒得管了otz有缘再见……根据零子大佬漫画改编的原创版预售也开了,原创版《草根》比最初版本要多1.8万字番外,主要剧情线相同,但细节部分改了很多。可以说是被完善了不少的一版。如果还有想要的旁友可以去柯氏蛇酒厂逛一逛~

p1-3是黑底纸白绑带白炭笔加假血

p4-6是白底纸黑纸雕,边缘和雪花用火烧出的。

p7是最开始用炭笔画的一版emmm...

  6

脏兮兮的作业存档……懒得搞新人设了就拿草根里的各位来摆拍。【画着画着还
睡着了结果睡的时候居然还画了半个小时……醒来发现bug多到根本改不动
画面表达的感情:“队友全死光了,荒郊野外的后面还有追兵,凉透了喔……”【x
说起来电脑版lft居然要绑手机号了!国内国外两个手机号都没办法用的我眼泪掉下来【凉透了喔x2

 

幸歌

“一日之遥。”

一张图剧透结局系列x【p2是瞎眼的原图

虽然还是草稿但按我以往的经验来看估计是不会再细化了……【因为明早就要交了吸吸吸

谁能理解我想要跳过所有剧情直接去写这个结尾的心情

被官爹塞了好大一口糖我感觉我又能爱了


  8

期末project做了一套关于落语的海报~【比较胡扯的那种

主要讲落语的兴衰和形式演变之类的,就参考各个时代的绢画和海报或传单的风格做了……emmm【然后被教授逼着全部把英文倒着放otz

将落语比喻成一个帝/国←这样的主题。

做hua得最走心的部分却是texture……


  12

【草根漫画版】鸡血半小时摸鱼……脸颊上的伤疤是被俘的那一战留下的。(零子大佬的官设)

【……但人们害怕承认:忠诚注定是自私的。胜利的一方有“忠骨”,战败的一方也有。……于个体而言,战争似是一种押上性命与名誉的、时常迫不得已的赌博。……

……他猛地转过头去。身后,千别川的峡谷与群山远远地翻滚,合着云雾与雪,化作千百排柔软的牙齿,朝他喰咬来。……

……在被数只戴着粗糙军用手套的手摁压到地上时,海因里希混乱的脑海中,唯一隐约浮现出清晰轮廓的想法却不着边际得可笑:他想起“千别川”在直帆语中的典故。

百年前,直帆还未统一,三个国家曾为了这省县大的土地而争抢。奇特的峡谷地形和难以预测的山区气候在那...

  4

© 俚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