俚优

↑读作Re/阿优
-欢迎到来-
【安如尘沙】
微博:@俚优
刀剑乱舞杂食中
APH|钢炼|新选组
【亲友向·清水系】
日常随笔诗歌杂图出没
一只合格的荒原狼
一个幸福的享乐主义者

 

草根(十一)

CB:鹤一期

架空国家和战争。

一个胡说八道纯扯淡的本来该短打但不知为何爆了字数的摸鱼。依旧未完,maybe待续。

和你想的不一样。

灵感来源于萧伯纳《皇帝与小姑娘》加阿列克谢耶维奇访谈录。

手癌出没对不起。开始一些奇怪的私设了!

愿意读下去的话,非常感谢。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我以前说话,向来是眼神飘忽的;与别人对上眼神,哪怕是熟人,我也总会紧张。可与鹤丸呆久了,又认识了上尉,我不得不改掉了这个习惯:他们二人与对方、与我说话或聆...

  25

托lft的福,青鸟的二重奏也成了纸质书限量了😂😂现在风轨里已经有三篇文成为了纸质书限量特典啦【

  3

周末见

没有一样自由不是有人争取来的。我们现在生活中许多细小的权利,都是因为有前人争取。

的确,有了约束,才有了自由,自由和约束是相辅相成、如光与影样的存在。但那不代表在约束之下,我们就不再争取。

莫说什么paro,哪怕“同人”这个体裁,也总是有第一个去这么写的人,才得以存在并衍生的。ABO,哨兵向导,黑道,这一切耳熟能详的paro,甚至连开车时各样的玩法,都有着各自“第一个写它”的作者。

寻找边界的路不会一帆风顺,越远越会有风险。可当一个作者做好了承担风险的心理准备而落笔之时,我会尊重ta。无论ta最后写出了什么,写得对不对、好不好,只要ta确实是认真地在写,并认定着这个前无古人的领域有令ta...

  46 10

草根(十)

CB:鹤一期

架空国家和战争。

一个胡说八道纯扯淡的本来该短打但不知为何爆了字数的摸鱼。依旧未完,maybe待续。

和你想的不一样。

灵感来源于萧伯纳《皇帝与小姑娘》加阿列克谢耶维奇访谈录。

手癌出没对不起。

愿意读下去的话,非常感谢。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


我是在嘈杂中惊醒的。

那声音听过一次,就深深烙在了血管里,带着飞雪、四处炸开的树枝和一抹晴天的颜色……我以为我还在做噩梦。梦里,我被什么东西追赶到悬崖上,无路可走之时,那声音从遥远的海岸朝我冲...

  41 5

放点最近摸的手绘鱼。有参考。

  14 2

放几张上周做的食品包装设计。

点击阅读→《生与食》←没错这个才是重点

我要被lft气疯了!一篇正常到极点的美食文打死不让我发,睡前让他们解封了一觉起来又封了,啊????????早说无论怎么样发都要被河蟹的话我就留着长图版了啊【气鼓鼓。

图4有使用网络素材。


  11 2

生与食

之前发的被莫名其妙河蟹了,这次我们上图。手机版请点开“查看全文”。

文字版可进柯氏蛇酒厂查看

  9 3

闲谈“爱与表达”

  • 搞实习的子博,整理了一下之前给玖太《slowly fever》的文评。

    【俺,并不适合搞新媒体或卖安利。俺比较适合隐居。over~


之前文学课上,教授曾提到过一个她称之为“亚洲浪漫”的现象:在很多亚洲文学影视作品里,都不乏有病重患者故意与所爱的人保持距离、为了自己离开之后所爱的人不会太伤心这样的桥段,在欧美文学中则是较为罕见。

亚洲文学讲究意境与委婉,就连爱意的表达,也有诸如 “月色很美” 这样的含蓄,故事中表现的人物心态则更为曲折,某种意义上是欧美作家与读者难以触及或模仿的。

好吧,塞林格不是,因为他说,“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而有的时候,爱是...

  84 5

闲谈“公平”

  • 搞实习的子博,整理了一下之前给玖太《slowly fever》的文评。本文所有的链接(包括上一句这个)都很重要是必读,我的瞎扯并不重要。



以前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个问题:“你觉得自己厉害在哪里?” 这个问题下面,如今已经有六万多点赞的最佳回答——它的答主已因病离世。

在那个回答里,答主描述他所经历的一个“职业病人” 人生,在我看来比一期要惨多了;毕竟如我之前说的,人心较命运,多少是要更为慈悲的,作者之心更是如此。那位过着在常人看来毫无意义和质量的人生的答主,却写下了这样一句话:“生命之残酷,在于其短暂。生命之可贵,亦在于其短暂”。

自己或所爱的人遇到不幸时,...

  13

酒神的爱琴海(一)

找到一个四年前开的原创。

可能会继续写下去呢?记得结尾挺惨的,双杀了。


——————————————


纽约罗斯福街177号。

“酒神的爱琴海”在老一代赌徒和酒豪中顶受欢迎。与它周围的赌场酒吧相比,它实在是太过于复古了:红木桌,羊皮灯,旧式赌博游戏,还有阿丽埃德尼。

前阵子,阿丽埃德尼死了。她的葬礼在艾姆赫斯特浸信会教堂举行。在那坟墓中埋葬的只是她的一部分——只是她的一缕深棕色秀发。其余的遗体被火葬,化为灰烬,抛入无垠大海,正如她所期望的。

这是艾姆赫斯特浸信会教堂的神职人员们所遇过的最盛大的葬礼。各种各样的人前来吊唁:伤人,教授,穿着制服的高中生,大学生——有男有女,还...

  14

© 俚优 | Powered by LOFTER